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4月29日星期一

蘇賡哲:從真變假的新聞

大公報:習打的
[2013-04-23]星島日報
        日前,新聞界自身發生一件罕見的新聞:香港《大公報》刊出獨家消息,指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北京招了一部計程車作微服私訪。據說新聞見報後,北京巿交通部門也向新華社證實確有其事。不料稍後新華社突然宣稱,習近平坐的士是一則「假新聞」,相關微服私訪的報道在中國互聯網上也被刪除。《大公報》隨後發出道歉啟事,表示「由於我們的工作失誤,出現如此重大虛假消息是極不應該的」。
    這是很耐人尋味的一回事。《大公報》是官方媒體,對涉及中共最高領導人的任何文字,都會小心翼翼處理。習近平坐的士的報道,並非隨便聽來的道聽塗說,而是由該報北京分社社長王文韜及北京分社副總編輯馬浩亮共同撰稿。況且他們報道中的計程車司機有名有姓叫郭立新,除具體說習近平付了三十元車資,堅持不用找錢外,還替郭寫了「一帆風順」四個字。這兩個《大公報》重量級職員為甚麼要偽造新聞,這如果確屬偽造,對他們有甚麼好處。 在新華社未表示新聞有假前,中共中央黨校《學習時報》副編審鄧聿文發表文章《習近平「微服私訪」與群眾路線》,大讚習近平演繹了現代版的「微服私訪」。現在卻說沒有私訪這回事,鄧聿文當然覺得十分狼狽。
    以前國家領導人是有微服私訪,察探民穩這回事的。他能因微服而令民眾在不知對方是誰下暢所欲言。但今日北京城的士司機,是不會認不出習近平的,「微服」就沒有意義。習近平如果作這樣的私訪,意義不在微服隱藏自己的身分,而在輕車簡從(報道指習近平坐在的士司機側,另一人坐後座),這樣他可以比較隨意跟百姓談話,而不是被動地和早已安排好的對象交談。 從這個角度來看,我認為《大公報》可能沒有捏造新聞,但他們的報道顯然對將來習近平輕車簡從的私訪構成保安上的威脅。當人人知道習近平只帶著一名侍從到處去,將會有甚麼後果,是很難料的。不用說敵對人士怎樣想和可能怎樣做,單是北京城中大量上訪訪民就足以令他們擔心了。
    這樣說下來,習近平也許會再度私訪,但不再會有官媒報道了。即使互聯網上有網民提及,也必定很快就會被人刪掉。
    《大公報》可能沒有造假,對中共來說,是幾個職員(或者應叫幹部)在得到獨有秘聞時太過興奮,忘記了組織紀律,忘記了關乎最高領導人的報道應有的警惕和規定,最重要的是,更沒有從習總的安全出發,換了在毛澤東時代,這幾個人下場肯定可悲。現在大概也免不了要做做檢討。
    美國的科幻電影有個永恆主題,就是靈魂的替換。人還是這個人,但靈魂已經是另一個人,甚至不是另一個人,而是另一個外星生物。我覺得《大公報》也是靈魂被換走了的一份報紙。  
    《大公報》在1902年創刊時,社會對它的期許是「忘己之為大,無私之為公」,最近,大陸學者劉青松在《天朝的天窗》中,特別指出它在創刊第五天,便公開提出《論歸政之利》,要慈禧太后撤簾歸政,把大政還給軟禁中的光緒。這種勇氣在1949年以後就消失了,它的靈魂已被替換,只剩下報名依舊。我很幸運地,在香港的拍賣會中,見到自創刊後連續一百期的《大公報》,等於見到它在封建皇朝的光輝。

1 則留言:

薯條啊雄 說...

吳儀拜佛被刪,共產黨的禁忌?

十多年前張寶勝的超能力被否定,

國家機密「超心理」戰?

中美俄超能力戰,天眼通竊取美國軍事機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