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4日星期一

蘇賡哲:基本法以外的雙查

3月17多倫多明報     
    查良鏞和查良錚是海寧查氏兩位知名文人。查良錚是查氏天津分支,兩位族兄弟未見過面。查良錚將姓氏拆開,取筆名穆旦,被不少評論人尊為中國首席新詩人。 他是西南聨大外文系助教,響應青年從軍號召,參加遠征軍入緬抗日。因為戰事失利,千辛萬苦越過野人山原始山林,撤退到印度,途中曾停糧八天,堪稱九死一生。抗戰勝利後,查良錚赴美留學,1949年之後,回國參加新中國建設,在南開大學任教。1954年,中共開展肅清反革命運動,他由於曾經參加過遠征軍,成為肅反對象。為了生存,詩人急忙寫下一些奉承迎合中共,醜化美國的詩篇。這些作品沒有靈魂,令人作嘔。雖然如此自污自辱,仍逃不過厄運,他被天津中級法院宣判為歷史反革命,判刑三年,被分配去洗刷南開大學的廁所。 
    有人說,查良錚遭遇不如查良庸,原因是新詩曲高和寡,不能像武俠小說廣受歡迎。 
    其實兩兄弟遭遇不一樣,根本原因只在查良錚從美國跑回中國;而查良鏞則從中國被調去香港工作。假設查良鏞的武俠小說是他在中國國內發表的(當然事實上絕無可能),單是星㝛老仙或單是東方不敗,巳經鐡定招來沒頂之災。 
    兩兄弟還有個極大分別:查良錚為了自救,寫下一些阿附奉迎中共的作品;查良鏞則在中共高度奉迎他時,號召新聞工作者要像解放軍那樣,聽黨和政府的指揮。

1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共業:在中共魔掌陰影下,一同誤闖無門地獄。

別業:親近大陸命運悲慘,遠離大陸天堂有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