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3月20日星期四

蘇賡哲:「女子無才便是德」

3月13日多倫多明報
    黃庭禪創辦人張慶祥先生「很捧古人」,他在禪修課上引《隋唐演義》將「男子有德便是才,女子無才便是德」解釋為「才何必為女子累,特患恃才妄作,使人歎為有才無德,為可惜耳。故有才之女,而能不自炫其才,是即德。」 
    所謂「女子無才便是德」向來被視為傳統中國社會歧視女性的「名言」,張先生附加「有才而不自炫其才」,然後稱得上是德,將本來字面上的意義改變了,然後說女子不是真的沒有才幹,而是「我雖然很有才幹,但一點也不自炫,依然自視若無,這還不是非常高尚的德行嗎?」所以,「女子無才便是德」,不是貶抑女子,「是我們受到文字障礙的關係,誤會了老祖宗的苦心,我們應該要對老祖宗深切的懺悔,並且要以身為中華子民為榮。」 
    我教學生寫詩填詞,總是要求作品應該從字面看,就要看得出作者意思,不要靠註釋才看得懂。倘若加上註釋會扭曲原意,當然更不可取。即使這句老話果如《隋唐演義》所解釋,只要它是針對女子,男人自炫其才便不算失德,那就依然是歧視女性。 
    傳統中國,甚至傳統世界,除極少數地區外,女性都曾受深重的歧視,這是歷史事實,不必為老祖宗諱。梁振英不是說過,他母親是纏過足的嗎,單是纏足這例証,其它都不必說了。 
    曾聽過女作家形容自己是「癲雞才女」,那已不是自炫其才的問題,更不是性別歧視了。

7 則留言:

匿名 說...

誤解老祖宗?不如話係夾硬為老祖宗兜。好多華人眼見今日中国之不堪,就寄情於一個虚無飄渺死無對證嘅古中國。其實,如果認為今日中国人隨地便溺係野蠻,咁300年前,甚至100年前嘅中國,隨地便溺肯定更普遍。

匿名 說...

作為文物,那雙纏足繡花女鞋可放在人類博物館裡供之永遠。我不知道那算不算是中國文化的象徵?如果是,那種精美細緻化了的野蠻叫人作嘔!如果不是,中國人又如何面對?怎樣懺悔了?張慶祥文過飾非,扭橫曲折,很虛偽。

匿名 說...

都話要通識啦!唔係中學課程個種噃!

匿名 說...

//其實,如果認為今日中国人隨地便溺係野蠻,咁300年前,甚至100年前嘅中國,隨地便溺肯定更普遍。//

所以,今日仍有中国人隨地便溺是文明和進步的表現!

龍象般若 說...

大概中國古代酷刑,奴才太監也是個誤會!

龍象般若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匿名 說...

有幾個問題拿出來探討:
(1)女人的扎脚和男人的閹春一樣,都無自願主動的嗎?(是打皇家工和嫁大户的門路)
(2)這種文化現象,中國人為甚麽諱莫如深?(歷史教科書讀不到詳盡的東西)
(3)日韓自古崇中,為甚麽這些文化傳不到那裡?(鴉片煙可傳入了中國却傳不入了日本)
(4)689拿母親扎脚說事,是何心態?令堂肯定不生在清朝,還扎脚!是何心態?令尊和扎脚女人結婚是一種甚麽樣的愛情呢?在這種家庭成長會心理正常嗎?大有疑問。